2019年,重庆VR行业和重庆多媒体应该如何发展?


在2019年新春佳节放假前夕,作为重庆vr行业专业公司的重庆博得传媒回顾了一年中的多媒体工作相关细节。接下来作为自我总结,才能够看清楚过去都走了哪些弯路。

提到重庆VR公司,行业内外的朋友们第一印象标签都会是“媒体”,这是重庆所赋予的印记,就连我在开始独立做重庆VR的事业部时也会想“除了媒体平台,难道它还会是别的吗?”

然而,在坚持做了几年的VR媒体后,我的想法和当初已经截然不同,虚拟现实行业的媒体需求与其他行业大相径庭。


理想的VR行业

实际的VR行业


以下是我的几点感触:

1、VR媒体报道技术杂,行业多

无论一个媒体是TOB方向还是TOC方向,都需要市场有相应的需求才能生存和发展。以我曾经所在的游戏圈来说,TOB媒体的文章是给渠道和业内人看,为的是博取更多渠道资源和资本注意力;TOC媒体则注重游戏曝光下载转化。

而在VR媒体时代,你本来以为VR媒体的核心内容应该是VR头显,但作为人工智能的表层技术,虚拟现实/增强现实/混合现实等相似技术均被归类为VR媒体的报道范畴,甚至动作捕捉、眼球追踪、AI技术也需要涉猎。更别说这些技术目前已经应用在了工业、教育、游戏等各行各业,报道这么多的专业领域有谁敢说样样精通?太难了。


2、VR媒体投放客户少

从内容上来说,你很难严格区分VR媒体和科技媒体,但是在广告客户上倒是很明显:很少有非VR的厂商对VR媒体感兴趣。数码媒体有手机这个当红炸子鸡(可喜的是今年开始走下坡路了),互联网媒体有财力雄厚的BAT等主流巨头撑腰,而VR行业的头部厂商自己却还在赔本赚吆喝阶段,有点肉不够媒体们塞牙缝的。


3、VR媒体业务难以规模化发展

前面已经提到了VR媒体涉猎杂的难题,目前,媒体还大多面临自媒体和资讯平台的冲击。传统的重庆多媒体制作公司薪酬制的激励无法给予自媒体“做自己老板,为自己干活”的满足感。在未来,聚合各个领域专精的作者会是全领域覆盖的资讯平台,而不是依赖几个资深编辑作者的媒体品牌。此外,媒体资讯业务有着规模化的瓶颈:一个行业新闻点就那么多,更多的编辑/作者无法带来更大的边际效益。

前面是我的观点和牢骚,VR媒体想要活下去当然是要变通(有新闻理想的除外,这里只谈商业逻辑)。


1、媒体流量如果没有办法像过去一样靠品牌广告变现(因为广告主越来越看重ROI,这也是当前信息流大行其道的原因),那就拿来做效果类的导流;

2、如果依靠线上媒体广告(这几乎是所有互联网媒体的主要收入)没有办法Cover住媒体成本,那就要通过其他业务来弥补。这个其他业务可以是线下会议、市场营销等围绕媒体周边的需求,也可以是完全不相干的业务。

在这里举出我们做出的案例:


案例一:“变现为王”系列线下会议

新浪VR‘变现为王’2018年终盛典纪实:大咖齐聚共迎行业新未来

如果要我自我表扬一下的话,那么“变现为王”系列会议可以说押对了行业趋势。2017年,那时VR行业的资本热还没有结束,强调变现为主题的会议只此一家。两年过后,资本退去了,还活着的VR企业都是靠着真本事活下来的,变现对于它们来说更加迫切,整个行业也褪去了浮躁。

在未来,我希望的“变现为王”系列会议的主题会更加明显,通过线下会议形式聚合行业里最成熟的方案,把它们聚合起来产品化、标准化拿到行业外去,带着合作伙伴们一同赚钱。成功的案例再拿到台上和线上宣传,成为业内一个亮点。


案例二:《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》VR制作全案

《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》VR制作手札:35天挑战VR全案定制

与阿里云基金合作的《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》可以说是新浪VR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一个重要案例,标志着我们媒体人转型做重庆影视公司以及VR解决方案水准是过硬的。2019年后,新浪VR会在软件开发上继续稳扎稳打,本着媒体该有的客观谨慎态度做好技术积累。

我们重庆博得传媒提倡媒体和媒体人之间尝试本职工作之外的尝试,原因是作为媒体人来说,一定要识大体看大局,在前进的路上一定要能够举一反三,这样的话,企业的成长才能非常快速。

上一篇:重庆博得传媒用三星3.5mm55寸拼接屏打造格力产业园的多媒体展示系统

下一篇:3D动画渲染软件KeyShot Pro v7.3发布




重庆博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联系电话:13452883959  023-68781096
Copyright © 2018-2019 CQBOD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08001598号
为企业专业提供重庆影视制作、重庆3d动画制作、多媒体开发、重庆vr全景制作等设计项目